首 頁關于我們產品介紹防偽技術解決方案成功案例防偽紀實法律法規客服專區曝光打假聯系我們

好評炒信、差評敲詐 部分網購評價成為賺錢工具

信息來源:http://www.cqn.com.cn/ms/content/2019-05/30/content_7167659.htm

信用評價本是為了規范經營行為,保護消費者權益,卻滋生了“買好評”“刪差評”“收評價”的網絡評價黑灰產業鏈。“買來的好評”模糊了消費者的雙眼,“要好處而不可得的差評”也讓商家不堪其擾,充斥廣告的垃圾評價更是浪費公眾的注意力。有關專家認為,要用剛性的法治“牙齒”和制度“肌肉”來捍衛消費評價信用體系,營造風清氣正的網絡營商環境。

信用評價賺錢的“三大花樣”

購物、餐飲、電影等網站上,客觀、真實的用戶評價,是消費者甄別商品和服務是否靠譜的重要依據。然而,部分評價被利益裹挾,滋生出賺錢的“三大花樣”。

花樣一:“刪差評”,職業差評師假借社會監督之名,行敲詐勒索之實。梁女士是甘肅隴南的一位農村淘寶網店店主,去年她遇到職業差評師“碰瓷”:由于當時對政策了解不透,她以為自家生產、不打農藥的農產品就是綠色產品,便將“綠色產品”字樣寫進了產品描述中。有一個買家下單后,以產品沒有綠色認證為由,提出不給賠償就舉報,最終以賠償400元了結。梁女士后來才知道這位買家是以干差評職業為生的,產品“綠色”不“綠色”倒在其次。

花樣二:“買好評”,刷單炒信助推銷量。一些電商經營者反映,網店運營成本不斷走高,不借助“刷單”“買流量”等“潛規則”將被市場淘汰。電商平臺和商家對自身信譽和評價的重視不僅表現為“差評刪除需求”,也體現為“好評返紅包”,甚至花錢買好評。刷單評論的價格從5元至幾十元不等,職業好評師以此牟利。

花樣三:“收評價”,消費者閑置評價異化為商品,評價位可當廣告位出售。記者網上瀏覽多個商品看到,不少評價“文不對題”:明明商品是一件衣服,但評價里卻是一款鞋子的廣告推廣內容。一位收評價的“黃牛”告訴記者,完成一次任務可立結3元。為了確保廣告曝光率,“黃牛”只收月銷售達到500件以上的商品評價,而且只收追評。

虛假評價已形成黑灰產業鏈

職業好評、差評、“收評價”已經形成了一條專業的灰色產業鏈。記者調查發現,在QQ群里,充斥著大量“好評”“差評”“收評論”相關群組織,有的群成員高達400多人。記者加入一個差評群發現,他們操作非常隱蔽,在群里不能發言,只有通過加某個群主才能獲取信息,以防被封群。

據一位辦案法官介紹,刷單群體的主要操作是通過聊天工具聯系“賣家”接受任務;刷手到“賣家”店鋪虛假下單并支付款項,“賣家”發“空包”;刷手虛假收貨并給予好評;“賣家”將刷手支付的款項返還給刷手,并支付一定費用,刷單完成。

一位從事淘寶男裝銷售的商家宣先生說,遇到過以公司形式不停對店鋪進行批量攻擊,而且使用多個小號,一上來就跟你講法律條款,十分專業。宣先生透露,一般一個單子索賠500元左右,這正好達不到處罰標準,也一般不會引發商家十分劇烈地反抗。

“in有”電商平臺品牌總監明廷寶告訴記者,有時候幾條惡意差評會對平臺的獲客、供應鏈、客服帶來極大壓力和額外負擔,特別是對初創的中小型電商打擊巨大。盡管現有技術手段能夠對買家行為做出一定的甄別,但職業評價師往往能夠巧妙規避相關規定。

據杭州市余杭區市場監督部門統計,數百個職業索賠團伙僅在2018年就做了超過10萬個投訴舉報。而在廣州、上海一帶數字經濟發達地區,有些工商所每年收到的惡意舉報超過5000個,少數團伙炮制的投訴與訴訟,比全國消費者提出的總和還要多。

構建健康的營商環境仍需各方努力

隨著移動互聯網的普及,網絡交易量越來越大,提高虛假評價監督治理力度,營造良好網購環境日益迫切。刷單炒信、職業打假的現象受到了相關部門的重視。從首例“刷單入刑”案到首例電商平臺訴惡意差評師網絡侵權案,一些不法分子付出了代價。

中國法學會網絡與信息法學研究會副秘書長周輝認為,有些案子追究了當事人刑責,但只是針對整個產業鏈上的某些個體。綜合防控體系仍然缺少,例如對惡意注冊賬號的行為性質認定。數字經濟治理需要分工共治,事前、事中應該交給社會組織和平臺;行政執法和司法主要集中在事后對于惡意行為嚴厲打擊上。

根據電子商務法中“15天等待期”的相關規定,一旦遭到權利人投訴,店鋪的商品鏈接就要下架15天,給了惡意投訴者可乘之機。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互聯網法治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劉曉春建議,在電子商務法具體落地的過程中,給予平臺自治一定的空間,抑制惡意行為的進一步泛濫,為創設更加良善的營商環境提供制度保障。

近年來,各大互聯網平臺也在致力于消除惡意差評的負面影響。

“針對互聯網不法行為層出不窮的現狀,要做到‘老法條、新解釋、新生命’。”浙江大學法學院互聯網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艷東說,像惡意投訴、惡意差評等騷擾行為,如果沒有達到詐騙、敲詐的程度或數額,短期內可以解釋為破壞生產經營罪,但長期來看增設妨礙業務罪更有利于治理惡意行為。(新華社記者張璇、楊洋)

吉林11选5软件源代码